绥中惊现“风水村” ——探访王家店上洼古村落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2日

  原题目:绥中惊现“风水村” ——看望王家店上洼古村子

  冬日,一次偶尔的机遇,有幸跟从中国古村子庇护与成长专业委员会主任赵琛一行来到绥中县加碑岩乡王家店村上洼村民组,体验一个古朴、奥秘,具有几百年汗青的古村子。

  汽车行驶在蜿蜒高卑的山路上,“晕车感”情不自禁,本认为能够用“人迹罕至”来描述这里,但跟着临近这个村庄,这儿似乎又和其他村屯一样热闹忙碌,记者处置采访工作多年,也是头一次来到这个深山里的小村庄,心里实在服气专家组的目光和能力……

  进山的路欠好走,一条条蜿蜒的石头巷子像村庄的脉络,深切浅出,犬牙交错。这些石头,它们每一颗都有着百年的汗青,现在已被磨砺得得到了锐气,路面泛着藏青光泽。这些巷子与天然山川慎密连系,盘曲迷离,处处蕴涵着“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惟。“这个小村庄我是第二次来了,第一次是赶在秋季,这里的风光生气勃勃美不堪收,是块风水宝地,最最少在辽宁省是稀有的。”赵琛对记者说,“‘风水’这个词在一些人看来具有迷信色彩,现实不是如许的,‘风’代表这里的情况和空气,‘水’是人类赖以保存的首要素,风水好,申明这里自古以来适合人类栖身,必然是有大人物已经住在这里!”赵琛边说边展现手中的照片,这一幅幅画面是无人机在500米高空拍摄的,小村庄地形呈“贵妃扇”外形,扇面就是村舍地点地,住的人都在穴眼上,四周群山环抱,坐南朝北,整个地形生成就如风水学中的罗盘,四平八稳,前面有照,后面有靠,两边有抱,照中有泡,《易经》中的“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演八卦”,在上洼屯都获得了很好的表示。

  赵琛指着别的一幅照片说:“令我惊讶的是,扇柄处两侧双排小山,天然构成了两座‘瓮城’,入口处为悬崖峭壁,天然的防御樊篱让我们起首想到的这是一个‘盗窟’,易守难攻,是个占山为王的抱负之地。”

  盗窟?大王?这不由勾起了记者的求知欲,继续听赵琛引见,“在后山脚下,有一处被本地苍生称为‘庭院’的水源地,常年流水不竭,蜿蜒盘曲贯穿村庄,顺势而下,给这里添加了不少的灵气。现有的梯田在古代该当是茂密的丛林,那么在没有足够粮食的环境下选择假寓这里,必然是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维系生计,凭仗金银珠宝能够到山下换来粮食用以保存,说不定在这山里某地还埋藏着宝藏呢!”

  记者查阅了这个村庄的材料,上洼屯平均海拔500米,全屯面积4平方公里,28户人家,110口人,上洼因其位于高山上一个相对平缓的山洼而得名。靠山北望,众山皆小,视野极其宽阔,梯田景色非分特别漂亮。山里白叟说,它的西山梁能够“一脚蹬三县”,是现在的青龙县、抚宁县、绥中县三个县交汇处。从山下仰望,山势极高,犹如云端。山下有雾时,山上有如仙境,也许是山势太高之故,这里有史以来,从来不生雾霭,行至山尖,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整个村子的房子都在背靠“太师椅”状的山脚而建,太师椅正对着庭院,庭院背后是石人,虎岩与轿顶山遥遥相对,十八铺炕阴面立陡垂直,了望酷似镜面;阳面平展如农家大炕。石门之下的砬湖,流水潺潺,砬湖旁的石板路犹如天梯,出格峻峭,一般人须爬行才能通过,村中的石板路和108级石阶构成了一条斑斓的风光线。

  陈旧的上洼,至今仍保留着原生态的民居和建筑,古屋古墙、古树旧道、古井古物、石磨石碾,整个村子全数是青砖青瓦、石木人字架榫卯布局的瓦房,屋脊有雕花,屋舍依山而建。俭朴的乡情流淌在每一位村民的心间,当安步在安好的村间巷子时,你会碰到一双双温情而善良的眼睛,他们时不时流显露对你的善意,也包含着一丝隐约的羞怯。几个头发斑白的白叟,靠着墙根儿在晒太阳。

  白叟告诉记者,上洼西山紧邻南石湖沟,石湖沟有一个奇异的庭院。庭院事实有多深,不得而知。庭院常年流水不竭,夏日有天然瀑布,冬季瀑布结冰,气象蔚为宏伟。庭院分为三部门,上面是两口“大锅”,底下是真正的庭院。此景位于岩石之上,井水常年汩汩外溢,流下山崖,构成天然瀑布。山下庭院的大锅与山上的棒岩彼此呼应,宏伟、雄伟。

  关于庭院,不断有很多传说,有人说庭院直通东海;又说樵夫为了测试井的深度,已经割了一天葛藤,毗连到一路,也没系到井底;还传说七仙女曾在此洗澡;还说曾有一头大牛掉到井里,转眼就只剩骨头浮于水面。庭院的传说极为奇异,是真是假,也无从探究,只是近些年慕名来此旅游的人越来越多。

  由于地舆位置的主要性,上洼历来仍是兵家必争之地。解放和平期间,加碑岩董万功的武工队和八路军经常出没于上洼,或奥秘开会,或进行军事勾当。

  在上洼这个村民组,有28户人家,每家都姓马。据本地白叟讲,在这个小村庄里,明朝燕王扫北时先祖马伦由山东省文登市迁居到河北省抚宁县驻操营马岭庄,马伦儿女一子马永达迁居到辽宁省绥中县加碑岩乡黄木杖子村炕沟屯生五子,此中一子迁居到上洼,至今已传承到第八代人了。古称老顿时洼、顿时洼。几百年来,上洼构成了一座古朴的村子,也是一个有“汗青”的处所。比拟起其他名声大噪的“旅游专业村”,上洼由于养在深闺,所以保留了朴实又稠密的风俗风气。

  在上洼随便走进一户人家,映入眼皮的是年久的瓦房,纸糊的窗户,墙头上挂着的葫芦、玉米棒子、鲜红的辣椒,令人在喧闹的城市里储蓄积累的疲倦烟消云集。院子里的黑枣树上,一个中年妇女轻松的爬了上去,坐在树杈上摘枣子。

  方才还在树上摘枣子的大姐看见我们进了院子,赶紧从树上下来,她热情地招待我们进屋,纷歧会,就把水豆腐、烤地瓜、炖酸菜、山野菜饺子、桲椤饼、粘豆包等形形色色农家菜摆了满满一桌子。“也不晓得你们爱吃啥,我们这里冬天就吃这个,你们试试。”

  这顿饭我们吃得非常苦涩,我们品尝的不只仅是食物,更是这座安好朴实的村子带给我们的震动与打动,是心灵深处最柔嫩最原始的纯真与夸姣。

  分开上洼返程的路上,记者和赵琛继续聊着这里的话题。“上洼屯越来越让我感受到奥秘了,此刻有三个未解之谜。一是此刻能够用无人机500米高空鸟瞰地势,几百年前马氏家族是用哪些手段挑选这块教科书般的风水宝地?二是在阿谁交通东西极不发财的年代,为什么选择交通设备愈加未便的“天然城堡”安营扎寨?三是整个绥中西北山区四时严峻缺水,而上洼庭院的水四时络绎不绝,水源从哪里来?”赵琛对记者说。陈旧的上洼,跟着人们目光的集聚,更加奥秘,更加吸惹人,这里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疑问,等候人们去发觉……

  来历:绥中宣传

  本文来自卑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概念。

  葫芦岛人本人的自媒体平台

  来点暖心的!扫这里

  查看更多旧事

(编辑:admin)
http://simplyebpo.com/swc/167/